頻道 > 娛樂 >   >  正文

音樂節目為何侵權頻發?維權只能法庭上見

評論

2019年4月5日的《歌手2019》“歌王沖刺夜”以一種奇異而又極不體面的方式再次成為熱門話題,在這一晚的演出中,“聲入人心男團”和他們的幫唱嘉賓迪瑪希串燒了皇后樂隊的四首經典歌曲,獻上了名為《ForeverQueen》的演出,但很快,這個節目中的歌曲就被網友質疑并未得到授權。而不僅僅是這場演出,這一期中的其他數首歌也都被認為沒有得到授權。音樂節目為何侵權頻發?

4月6日,皇后樂隊的版權管理方索雅音樂提出了正式聲明,表示《歌手》方確實并未做出任何事前申請,并敦促節目方前來協商賠償。不過截至4月8日,湖南衛視方面尚未作出任何公開回應。芒果TV和QQ音樂上,《ForeverQueen》和其他涉嫌侵權的歌曲依然可以正常播放。

實際上,《歌手》的侵權僅僅是中國音樂節目的一個縮影。在《歌手》之前,違規使用音樂作品的案例不勝枚舉。在我國的音樂節目中,其實存在著為數眾多的、有意識的、成體系的對音樂作品的侵權行為。從2004年《超級女聲》開播至今,音樂節目和音樂作品版權方的角力為中國知識產權相關法規的發展提供了不少判例參考。2012年,我國著作權法就已經做出了可喜的改進。

然而令人驚異的是,都已經2019年了,音樂節目依然對音樂版權的相關問題采取著極為消極的態度,這一方面是一種作為媒體依然難以忘懷的“我那么大影響力唱你的歌給你帶來多少流量你還要錢?”的傲慢,另一方面,也存在著一種偷偷使用,不被提起訴訟就不用付錢的僥幸心理。因為即使近年來音樂方面版權訴訟案件總量增加了,但相比于歐美版權方錙銖必較的維權態度以及較高的賠償金額,中國從版權方到相關法規依然對侵權者太過友好了。

值得一提的是,不少節目方在被發現侵權之后非常喜歡拿出“我們和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以下簡稱音著協)申請過授權”來進行辯駁,但這其實是在利用我國獨特的“著作權集體管理制度”這一公眾并不太熟悉的概念來混淆視聽。音著協是我國大型音樂著作權集體管理機構,確實有不少個體版權方通過加入這個協會將自己的作品版權統一管理,但必須要注意兩點:1.音著協能夠授權的,僅僅是將托管在其曲庫中的既有錄音進行播放的權利,而非改編再呈現的權利。像《ForeverQueen》這樣的串燒、改編作品需要另外向版權方申請授權;2.音著協的曲庫雖然不小,但肯定沒有涵蓋這世界上所有歌曲。

2016年,筆者曾經幫龔琳娜《愛·五行》演唱會操作過相關的授權事宜。當時龔琳娜需要翻唱王菲的《我愿意》以及芭芭拉·史翠珊的《WomanInLove》。于是筆者首先找到了音著協。音著協方面有《我愿意》的代理權,所以收取了500元的授權費用,但他們明確表示《WomanInLove》并不在他們的授權范圍之內。由于芭芭拉·史翠珊的版權也是由索尼音樂持有,所以筆者當時轉而找到的,正是這家索雅音樂。

所以,音樂節目在申請音樂授權(如果確實申請了的話)的時候,音著協是會明確告知他們哪些歌是不在范圍內的。他們不可能在稀里糊涂的情況下產生了侵權行為。在明知侵權的情況下,依然把一些未授權作品拿來使用,并且還用音著協授權來搪塞,不會是因為笨,只可能是對公眾輿論的惡意欺騙和誤導。

音樂節目之所以會成為音樂著作權的“頭號公敵”,根本原因還是在于其本質并不是“作品”,而是“商品”。在成本上,毫無疑問是能省一點就省一點。從道德角度說,當然是在作惡,但卻是一種很基本的逐利邏輯。所以,任何商業道德的形成,也必須遵守這一邏輯。

我們都知道歐美、日韓的版權環境比我國好得多,但這并不是他們生來就具備的。在上世紀60年代,美國流行音樂工業中也存在著很多未授權播放、翻唱的現象。版權保護狀況的改善,是一個個音樂人、一家家唱片公司為了保護自己的商業利益,一個一個案件地提起訴訟,一首一首歌地討回公道,才最終推動起來的。這件事情絕不會通過侵權者的良心發現而完成,也不會通過聽眾們的自覺抵制而完成,而只能通過版權持有者自己,以法律的手段給侵權者造成實實在在的利益損失來完成。漫威電影《雷神3》中為《ImmigrantSong》支付了近500萬美元的授權費,就是因為如果在這樣的電影中出現侵權,版權方一定會發現并提起訴訟,而索賠的數額一定會大大超過授權的價格。

可喜的是,近年來,我國已經有越來越多的被侵權者說出了自己被侵權的事實,也有很多人開始自發地監督并在社交媒體上曝光侵權現象。音樂著作權不再因為“創作音樂不需要成本”這樣的陳舊觀念而被視為毫無價值的事物。國民的版權意識迅速地提高了。只是這還不夠。我們的創作者們往往還太過清高,不愿意背上“為錢創作”的名聲,缺乏將侵權者告上法庭的能力和意愿。所以,希望李志、索雅這樣的維權者可以再多一些,給侵權者造成的損失能夠再重一些。侵權者受到訴訟并輸掉訴訟的概率能夠再大一些。因為和侵權者要錢不是為了私人的欲望,而是要用高額的賠償筑起一道防止他們反復偷竊的墻壁。

版權保護,只能法庭上見,不光要見,還應該天天見。

百度地圖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增值電信經營許可證

所刊載信息部分轉載自互聯網,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我們| 中國品牌網 | 備案號 豫ICP備18040239號-1 Copyright © [email protec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另梅花四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