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  正文

群里除了我,全是騙子

評論

羅小林發現自己被騙了。她在一個投資群里“炒黃金”,群里有教投資的老師,有助理,有和她聊得來的朋友,還有大批賺得盆滿缽滿的普通群友。

可一夜之間,群解散了,朋友消失了,老師失聯了,助理也換頭像了。而她,投進去的錢都打了水漂。

有人告訴她,所有收益超過7%的投資,都要留心是不是騙局。她很快確認,這就是個騙局,在這個所謂的“炒金群”里,除了她,其他人都是騙子。一個群的騙子為她打造了一個“楚門的世界”。

受害者其實也不只她一個,每一個受害者都有騙子專門為之量身定做的群。

最終,上海市公安局奉賢分局破獲了這起網絡“炒黃金”詐騙案,涉案金額近千萬元。所有涉案人員,都已經被刑事拘留。

“賺翻了”“暴漲”,這些詞就像不斷推進血管里的雞血

羅小林最初加進這個“金楓旗開得勝布局18群”的聊天群里,是通過“炒股專家”金楓的推薦。

她在某個名為“光波股評”的炒股公眾號里看到廣告,隨后加上了這個叫做金楓的專家。進群那天是今年2月28日,沒過多久,群里陸陸續續被拉進來100多人。

金楓在一個叫“非常財經”的直播平臺上講課,傳授炒股技巧。羅小林也申請了一個聽課的賬號,每天上午開盤前、下午收盤前,還有晚上8點左右都有課,講課的老師除了金楓,還有一個叫趙坤的“專家”。課程只有聲音,看不到講課老師的樣子,課后還有類似《金楓飛龍在天選股秘笈》之類的教材。在線聽課的人數平均每天都有3000多人,按照金楓的說法,他一共有10萬多粉絲。

羅小林其實沒怎么聽這些課程,老師們丟出來的專業術語和理論大詞兒,她聽著一知半解。大部分時候,她只是靜靜待在群里,看大家聊天。偶爾她也會跟著買一兩支股票試試水,有賠有賺。

群里聊天的氛圍確實很好,這些來自天南海北的群友,似乎在很短的時間內都成了朋友,今天你曬幾張剛吃到的美食,明天我聊聊辦公室里的趣事。大伙兒聊得最多的,當然還是股票和投資,時不時就有人把自己按老師指導投資賺了錢的截圖發出來。

“每次尾盤股神奇地拉升,群里就一片歡呼,還有人發紅包慶賀。”羅小林回憶。

3月底,群里來了一位新老師,據說是老師趙坤的“老領導”,名叫章飛。一大串頭銜也跟著砸了進來,包括“金融博士”“華爾街操盤手”等。

群友們好像都聽過這個名字似的,有人說,這個章飛在2017年股市營利1.5倍,是個傳奇人物。章飛開始講課那天,甚至有人在群里發紅包活躍氣氛。

大家都稱章飛為“老領導”,老領導說的每個字,都從里到外透著高端范兒:“我是章飛,上周行情受中東局勢緩和、朝鮮半島出現和平轉機以及美元強勢反攻影響,黃金多頭無力抵抗,價格持續下挫,在地緣政治緊張局勢有所緩解、中美貿易摩擦出現轉機的背景下,我們接下來的操作以穩健波動布局金字塔為主,想跟上我的布局操作的戰友,收到回復。”

炒黃金市場和炒金平臺的概念,就是在這個時候灌輸給羅小林的。

有群友申請加她為好友,羅小林挑著比較活躍的幾個通過了。其中一個名叫“大谷海鮮”的賬號算是群里的大牛,據說是姓王,因為操作好,頗有幾分威望。大谷海鮮常發一些股市行情的鏈接給她,還推薦自己選的股票讓她關注,給她講自己的投資心得。

“爽,就好像撿錢一樣,一個波動就相當于抓到一個漲停板。現在遇到黃金牛市行情,躺著買都能賺錢。”大谷海鮮對她說。

“但虧起來也快啊。”比起群友們永遠高漲的投資熱情,羅小林總像是最謹小慎微的那個。出于對朋友的擔憂,她勸大谷海鮮謹慎些,但大谷海鮮說她想多了。

“投資自然也存在風險的,有老師們的把握,還有最近戰爭的影響,單邊行情都能賺。像昨晚,單邊上漲一路高歌,賺翻了。”大谷海鮮說得信誓旦旦。

4月,趙坤也恰到好處地在群里透露,自己剛剛在黃金市場上“狠賺了一大筆”,又勸大家股市目前行情不好,最好“清倉等待”。

每隔一陣子,群助理紅紅就會催著她,問她注冊炒金賬號了嗎。

起初她猶豫:“我不敢,賺起來快,虧起來也是分分鐘的事。”但很快,這樣的猶豫就被淹沒在了一整個群的熱情中。

“賺翻了”“暴漲”,這些極度吸引眼球的詞,開始不斷從群友、紅紅,以及那幾位老師的頭像后面蹦出來,就像不斷推進她血管里的雞血。每一天,各種“做金賺錢”的截圖和對老師的贊美,都在群里此起彼伏。

羅小林快要被這些群友的激情澎湃裹挾了,老領導和老師的用詞越來越“高大上”,語氣越來越斬釘截鐵,群里似乎賺了大錢的群友,也越來越多。紅紅每天在群里刷屏:“今天有大數據,要抓住機會!”

“正在存款,今晚跟上老師的操作。”“我要追加80萬美金,跟上老領導的大行情。”群友紛紛響應,個個兒都顯得比羅小林手筆大。

羅小林最終還是在老師們推薦的某境外炒金平臺上注冊了賬號,下載了專門的App,轉了3000美元進去。每一筆交易,都要扣除50美元的手續費。

起初,她賺了2000多美元,這讓她膽子大了起來。她覺得自己好像也跟上了群友的步伐,不再是唯一沒賺到錢的那個了。

沒多久,趕上一輪股市的暴跌。金楓和趙坤鼓勵大家把股市里的錢都取出來,投黃金。群里開始出現黃金市場“將要有大行情”的消息,每個人聊起這件事,都仿佛拿到了天大的秘密和機遇,獲利的截圖和紅包也一個又一個砸進群里。甚至有群友說,要辭職專門炒黃金。

“3個月實現208%利潤。”金楓直接在群里打出了這樣的話。他同時宣稱,自己最終的獲利,還要抽出一部分捐給山區的孩子上學。那一刻,這個表態讓羅小林動容。

4月19日,金楓私聊羅小林:“朋友,今晚8點半是一周一次非農大數據行情,本周我都在分析這個數據行情。這波布局翻倍營利計劃是股票加黃金一起布局,計劃書已經給到助理了,你想跟上找助理報名。”

羅小林當時的感覺就是“機會千載難逢,不跟上就是傻子”。她正被幾只跌停的股票套牢了,一時間拿不出太多資金,一咬牙,干脆跟朋友借了10萬元。

當天晚上,群里的氛圍就像上戰場前的指揮部。

“剩下5分鐘好緊張啊。”

“就等老師的指示。”

“今晚大搞一把,明天換老婆去。”

“數據馬上出爐,大家準備好,看清楚方向操作!預祝大家大賺!”

這場老師帶領下的“炒金戰爭”開始了,來自“華爾街操盤手”章飛的“現價多加兩成倉位”的通知一輪又一輪地刷屏。羅小林覺得又興奮又緊張,她買了32手全倉,開始等待。

數據開始下跌了,群友們都很淡定,羅小林起初也沒怎么在意,等待回升。但很快,下跌的速度越來越快了。

群里還有人說“跟著老師放心吧”,大谷海鮮也安慰她“淡定拿著”“相信老師”,可羅小林已經不敢看盤了。

只一個晚上,她損失了8萬元,這是她半年的收入。

第二天的財經課上,趙坤用著比平時大了許多音量反復強調,昨晚的指導失誤,是受了某些意外數據的影響。

“有人虧了,我恨不得虧的是我自己,我心里比誰都難受。”他說。

抱著“把虧了的錢再賺回來”的心態,當天晚上,羅小林又跟著老師炒了一輪黃金。相同的情形再次出現了,這一回,她損失了6萬元。

還沒等她從虧錢的打擊中緩過神來,不到一個星期,金楓發了個公告,聲稱群里進來許多發廣告和病毒鏈接的人,群暫時解散,回頭再加大家。緊接著,群解散了。

看著解散后再也無法發言的群、頭像和名稱都變了的活躍群友,以及炒金賬戶中只剩下零頭的余額,一個念頭從羅小林心底竄了出來,越來越清晰——

詐騙!

投進平臺里的錢,根本沒進入黃金期貨市場

羅小林后來才知道,與她經歷相似的不止自己一人。

遠在千里之外的上海市奉賢區,夏云也在那段時間,被所謂的“朋友”拉進了相似的群,聽了同樣的3位老師的課,在同樣的平臺上注冊了炒金賬戶,大筆大筆虧了錢。夏云投進去的錢更多,足足有1456591元。到最后,她只取出來386179元,其余的100多萬元“都虧掉了”。

虧錢之后,夏云起初還想找章飛幫忙,再推薦一些黃金投資,好把錢賺回來,但她發現章飛開始找各種理由推脫,最后,干脆直接把她踢出了群。

她也忍不住開始起疑了,最讓她疑惑的一點是,群里好像只有她一個人在虧錢,其他所有人都在賺錢。

5月30日,夏云到公安局報了案,從表面上來看,這件事不像是詐騙,更像是一次普通的投資失敗。但由于涉及的金額巨大,出于謹慎,上海市公安局奉賢分局決定查一下金楓群里幾個活躍賬號的IP地址。

這些表面上天南海北的賬號,都指向了同一個地址——廣東湛江的一座寫字樓。

“這就不正常了。”奉賢分局刑警隊的徐警官對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說。

5名警察立刻被派往湛江,找到了那棟樓,查探地形,調查情況。IP地址指向那棟寫字樓的26層,有23個人長期在那一層的某間辦公室里工作,這些人暫時成為嫌疑對象。

6月6日,奉賢分局50余名警察前往湛江進行抓捕。“每名嫌疑人至少分配兩個警察。”徐警官解釋,6月7日凌晨,所有警察來到這棟樓下,分批乘坐大樓后面的電梯上到23樓,再爬3層樓梯到26樓。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太陽照常升起,23名嫌疑人陸陸續續走進辦公室,像往常一樣坐在辦公桌前,打開了電腦,調出炒金平臺,股票大盤,以及聊天平臺的頁面。

所有嫌疑人都到齊了,抓捕開始。一間辦公室的門反鎖著,警察破門而入,里面還有個鎖著的隔間,再次破門而入,有個人躲在床底下,手里抓著手機。這人就是夏云和羅小林注冊的炒金平臺的管理員龐友。在他的名下,有9張銀行卡。

在調查這個炒金平臺的數據后,奉賢警方發現,包括羅小林在內,所有投資者的錢進入平臺后,根本就沒有被投進黃金期貨市場。追查資金流向后發現,錢早早就“被分了”,顯示在受害者賬戶里的數字,都只是根據黃金期貨市場數據起落推算出的數據。

“那些老師會預估大盤走向,然后反著給受害人進行指導,讓他們極大幾率賠錢。就算受害人運氣好賺了,只要錢不是立刻提出來,老師就會鼓動他們再進行投資,直到把錢賠光了。實際上,賬戶里那時候根本就沒有錢了,只有虛假的數字。”徐警官向記者解釋,所謂群友們發出的賺錢截圖,都是在各種虛擬投資的軟件上模擬出來的畫面。

就是這些關鍵性的證據,讓警方基本上可以確認,“就是詐騙”。

以前也有炒黃金詐騙,“但套路沒這么深,沒這么戲精”

幾輪審訊之后,徐警官發現,就是這23個人,撐起了那些有幾十甚至一百來人的聊天群,“有的一個人負責七八個賬號”。不同的角色由誰扮演,都列在一張表格里

有的扮演老師,專門負責高談闊論,營造權威感,盡管是初中畢業的文化水平,培訓幾天,甩起期貨、股票的專有名詞來,已經頭頭是道,儼然是“華爾街操盤手”。

有些人扮演好朋友的角色,聊天時拋幾句暖心的話,負責迅速跟受害人搞好關系,取得信任,等到關鍵時刻,就要鼓勵受害人跳坑投資。

更多人扮演的還是蕓蕓群友,營造出一副熱火朝天的投資氛圍,卷成一個漩渦,把受害人拖著向下拽去。

這些人每天早上開會,針對不同的受害人,總結最新的進展,制定下一步計劃。他們有培訓課程和教材,專門傳授“話術”。

“我了解到的客戶,在平臺上最后都是虧錢的。”扮演“操盤手”章飛的嫌疑人林華說。每一筆資金進入平臺,林華都能拿到5%的提成。

每個炒黃金群,實際上都只有受害者一個真實的人。據林華解釋,炒黃金實際上大概率是虧錢的,全靠員工扮演的群友營造出能賺錢的假象。群里但凡多一個真實客戶,兩個人相互印證,就會發現實際上在虧錢。

“我們只要讓客戶能重倉操作,總能讓客戶虧錢,最后客戶虧得多,公司就賺得多。”林華交代。

她去年年底被龐友招進公司,很快就成了業務骨干。至于這個平臺,龐友也是從朋友的朋友那里拿到的。

回看當初的聊天記錄,羅小林就像在看自己是怎樣一步一步放松警惕,“滑向深淵”的。她評論趙坤,“真是個戲精”。

羅小林撐了快兩個月才被拽下去。她承認,如果是她自己做投資,絕對不敢這么買,也不敢一下子買這么大。

“真的就像是《楚門的世界》,專門給受害人打造的。”刑警隊施隊長感慨,“以前國內也有炒黃金詐騙,但套路沒這么深,沒這么戲精。”

作為刑警,施隊長見過各種各樣的詐騙手法。前不久,奉賢警方剛破獲了一起謊稱幫人開發“微信小程序”,實際上什么像樣產品都交不出來的詐騙案。還有一些假的古董鑒定網站,看到客戶帶來鑒定的東西,就一驚一乍地形容為稀世奇珍,愿意幫客戶展示拍賣,隨后騙取大額保管費或活動經費。

但像這次黃金詐騙案一樣,一個群里全是騙子,只有一個受害人的情況,他們也是第一次遇到。

“我們這次打掉的只是利益鏈上的一個點,背后其實還有很多人,需要繼續挖。”施隊長說。

為了順藤摸瓜,刑警隊開始在類似的炒股群里“臥底”。施隊長也加進了一個可疑的群,群里同樣有著熱火朝天的氣氛,群友們除了聊投資,每天還會彼此打招呼,會討論公益,世界杯期間竟然還會聊聊足球。

興許是發現施隊長對炒金投資的事兒油鹽不進,沒多久,這個群解散了。
 

百度地圖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增值電信經營許可證

所刊載信息部分轉載自互聯網,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我們| 中國品牌網 | 備案號 豫ICP備18040239號-1 Copyright © [email protec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另梅花四合一 幼儿音乐辅导班赚钱吗 赚钱难的怪话6 今日头条怎么刷赚钱快 做信贷和车贷哪个赚钱 开网货如何赚钱 赚钱给自己花的句子 大学生要怎样赚钱 模拟人生4 技能 赚钱吗 集客维护赚钱 工薪族投资什么能赚钱 足不出户能靠写作赚钱吗 跟我干包你赚钱吗 魔兽60年代赚钱职业 开什么实体店店赚钱吗 人人赚钱 任务墙 趣天下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