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   >  正文

垃圾分類不能急 “從粗到細”慢慢來

評論

垃圾分類已經全面推開,滬上人民更是迎來了“史上最嚴條例”。但是不要被鋪天蓋地的“垃圾分類詳解圖”嚇到,讓我們來看看一對上海老夫婦是如何分類的。

哼著“上海灘”學分類

朱慧玲、柏兆年夫婦住在寶山區高境鎮殷高路21弄小區,60多歲的老兩口,從2017年開始學著垃圾分類,如今已經得心應手。

柏兆年從部隊轉業,用朱阿姨的話講,“平時話不多”,仍保留著軍人的那份豪氣,就連學習垃圾分類,聽的都是“上海灘”的曲調。“紙巾,干垃圾,不管多濕它都是干垃圾;瓜子皮,濕垃圾,不管多干它都是濕垃圾。豬能吃的,是濕垃圾,易腐爛的能夠粉碎的;豬不吃的,你不懂的,只要無害統統丟干垃圾……”

柏兆年說,這種有意思的短視頻存在手機里,平時拿出來放一放,聽多了,對垃圾分類就有了概念。

朱慧玲還展示了一個微信小程序“垃圾分類小助理”,能查詢常見垃圾的種類。輸入“面膜”顯示是干垃圾;輸入“奶茶”,顯示“珍珠是濕垃圾,奶茶杯和塑料蓋都是干垃圾”。

垃圾分類不能急 “從粗到細”慢慢來

垃圾分類是一個從粗到細的過程。朱阿姨介紹,剛開始學分類的時候,生活中常見的垃圾大概分明白就可以了,比如“能吃的就是濕垃圾,不能吃的就是干垃圾。塑料瓶、金屬、報紙都能回收,而過期的藥品、壞掉的燈管、充電電池就是有害垃圾”。

也有分錯的時候。“老柏經常喝兩口,家里的酒瓶子蠻多的。剛開始,老柏隨手就把瓶子丟進了干垃圾桶。我就揀出來,跟他說這是可回收的,放在陽臺上等集中處理。”

朱阿姨家里面積不大,50多平方米的空間內放置了兩個垃圾桶:干垃圾桶放在客廳,濕垃圾桶放在廚房。從早上到下午,朱阿姨細數家里產生的垃圾:“早上喝了一盒低糖的統一綠茶,包裝扔在了干垃圾桶;還有一些餐巾紙、碎紙頭、不能用的塑料袋。”“濕垃圾桶里是香蕉皮、桃子皮、中午吃剩的蝦殼、魚骨頭、摘除的菜葉子。”

有時候是在居委會開會,有時候是從電視里學到,有時候是跟鄰居們交流,分類久了,朱阿姨對一些細節更注意起來。“雖然桃子皮是濕垃圾,但是核是干垃圾,因為太硬了,大骨頭、棗核也都是干垃圾。”“我今天喝的飲料是低糖的,不甜,所以喝完后就把包裝盒直接扔進了干垃圾桶。如果是酸奶,我就把盒子洗干凈晾干再扔。因為酸奶很甜,特別黏,容易污染其他垃圾。”

“分好類之后,干垃圾就不會臭,也不容易臟。我買了一個特別漂亮的垃圾桶擺在客廳,糖果綠色。”朱慧玲說。

擔起“樓組長”責任 發揮“志愿者”余熱

受朱阿姨影響,兒子兒媳也開始注意分類。但兒媳覺得,廚房只放一個濕垃圾桶還是不方便,做菜的時候需要拆各種包裝,于是準備近期在網上買一個“干濕兩分桶”,“這種‘兩分桶’最近網上賣得火熱。”

隨著“定時定點”投放制度在上海廣泛推進,朱阿姨作為“樓組長”,經常與樓棟的20多戶居民走動,這次拿著“定時定點告知書”,敲開了大家的門。

“開始有幾戶居民不愿意分,嫌麻煩,或者不相信能分好。”朱阿姨說,“我就跟他們講分類的重要性。”朱慧玲在2017年的時候,作為積極分子去上海的垃圾處理廠——“老港”參觀,“看到各種垃圾,山一樣堆在一起,被巨大的抓斗抓起來,特別震撼。如果分類做不好,生活垃圾不能很好地處置,對于城市是很大的威脅。”

靠著這種熟悉的鄰里關系,幾戶居民態度軟化,愿意試著做分類,并在“告知書”上簽了字。

朱阿姨夫婦倆更是主動申請做了志愿者。“垃圾分類是一件好事,更是一件難事,希望能發揮‘余熱’,多盡一份力。”新華社記者杜康、賈遠琨

百度地圖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增值電信經營許可證

所刊載信息部分轉載自互聯網,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我們| 中國品牌網 | Copyright © [email protec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另梅花四合一